Fits

关注我的人还是看下简介ノ♡

我已好好改造重新做人





看到我请催更,万年一更

文风不定,想改就改,时而高冷时而逗逼(为自己不定的文风找借口)

没粉没文笔系列

主嘉瑞,副云亮/言白/雷安……

学生你懂的,只有周末能更,
灵感来时多更╭∩╮( ̄▽ ̄) ╭∩╮

不高冷,欢迎勾搭(ಡωಡ)hiahiahia

建议屏蔽我的推荐,吃的cp很杂,一大堆吃却不写的:铠宝/忘羡/雷帕/信云/雷安/all瑞/安雷……

【信云】愿不相逢不相识(r18)白色情人节贺文

谢肴:

终于把全部点文写完了。


愿信云情比金坚,这一篇篇幅较长,全文一共4w2字,车不多,一切都在推动剧情的发展。


有一点黑化,扭曲的人物设定。


下面是链接,点个赞赞呗(づ ̄3 ̄)づ╭❤~

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085547460783304

【信云】15cm赵云饲养手册

DL6:

您好,欢迎采购本公司的15cm饲养系列,在您拆开包装准备和您的15cm宝贝生活之前,请好好阅读本册。


1.
您选购的人物是赵云,他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,所以请务必保证您拆箱的周围环境干净整洁。另外开箱时,请不要过于粗暴,可以在这之前轻轻敲敲箱子,以免开箱时让他产生不安的感觉


2.
本次附带的物品有:[蓝色抹额]一条、[龙枪]一柄。请将道具拆开清洗干净给小赵云,如果您不慎弄丢了,请立刻重新订购这些物品,不然小赵云对您的好感会下降为零,如果他离家出走那您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
3.
如果您发现一个扎着红色高马尾的人也在箱子里,请不要感到奇怪,这是本公司15cm系列的另一产品——韩信。他大概是在包装小赵云的时候偷偷溜进箱子里的,您权当这是本公司附赠给您的赠品,而且这两位平日感情也很好,不用担心打架的问题。


4.
赵云是个很懂礼貌的人,他在与您问好之后,就会向您询问他有什么活可以做。尤其注意不要把他“呵护”起来,这样会让他产生一种多余的感觉,好感值也会下降。
至于韩信,他会自己跟着赵云。另外注意韩信可能会随身带着自己的武器来保护赵云,武器大多是银枪,少数也有鲲的可能。


5.
在赵云好感度达到一定水平之后,特殊称谓也会解锁。在好感度30之后,您可以称呼他为赵将军;好感度50之后,您可以称呼他的字——子龙;好感度80之后,您就可以喊他子龙哥哥了。好感度积累的越多,就可以解锁更多的称谓和行动,您也可以带他出去走走,他也会给您做饭,菜肴的丰盛程度或者您与他散步时他给您分享他自己的故事 ,都取决于好感度
另外,在韩信在的时候,请不要称呼小赵云为子龙或是子龙哥哥,否则您家里可能会平白无故的丢失东西,您家中丢失的东西,本公司概不负责。
6.
如果您觉得小赵云和小韩信的生活住所过于简陋,您可以动手为他们制作一个小窝,最好是让两人住在一起,不过经本公司多次实践,这一举动韩信的好感会增加居多。


问题:


Q:这个韩信怎么整天黏着子龙哥哥啊,妾身想和子龙哥哥互动一下他都要在一边用那种眼神看我…
A:这是正常反应啦,两人未出厂前关系就是很好的
Q:这个韩信是不是对鱼情有独钟…
A:只要不购买和产品“鲲”相似的水产品一般问题都不大


这就是手册的全部内容,祝您饲养愉快


【(๑• . •๑)

【信云】30天男友(下)

花毋阙_抱紧小白:

★预警,本章含car


★这里毋阙,讲两个直男互掰的故事


★ooc,狗血,HE,现代校园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前文链接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正文一直被屏蔽,我把余下全文放在链接上了


【点此阅读正文】


车的链接在正文里面可以找到……翻车了告诉我一声我补链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car的备用链接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【信云】30天男友(上)

文笔超好,要是有一天我文笔也那么好,唉,此生无憾

花毋阙_抱紧小白:

★这里毋阙,讲两个直男互掰的故事


★ooc,狗血,HE,现代校园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别想我,别联系我。


 你说过把这30天当做一场梦。


 那以后也别梦见我了。


 最后,别爱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


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不仅会把那辆车的车门踹花,还会把轮胎扎爆。


 


赵云狠狠瞪了一眼在窗外朝他挤眉弄眼的高大男生,挑染着骚气的红色发梢,戴着黑色耳骨夹,玩世不恭的模样。


 


“我警告你,别他妈再来烦我!”赵云揪着那人的领子将人压到墙上,那人只是挑眉笑着,想伸手去触碰赵云的下巴,被赵云毫不留情地拍掉。


 


“还在生气?”韩信手覆上抓着自己衣领的手,“我错了宝贝儿,我也不知道那女的会来找我。”


 


不提还好……赵云额角青筋突了突,脸上带着有些故作的厌恶,斜睥了韩信一眼,转眼见到貂蝉站在一旁等着。


 


神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些。


 


女生迎上来,“子龙哥哥没事吧?那家伙又来找麻烦?”说着,扬起下巴瞧着韩信,韩信也不恼,朝貂蝉干笑两声,又对赵云说道,“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
 


赵云皱着眉,头也没回对貂蝉道,“走吧。”


 


韩信望着二人走远的背影,歪了歪头,脊骨发出咔嚓的响声。


 


“子龙哥哥没必要为那种黑社会的人生气。”貂蝉紧紧跟着赵云,边安抚着。


 


是了,为什么要为那种人生气呢。狂妄自大,脾气暴躁,谎话连篇……花心……韩信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的大名他不是没听过。


 


他也向来不屑于同这般的人交往。所以那天他就不该穿着钉鞋去踹那辆骚气冲天的红色跑车,然后朝着意欲爆发的男生甩钱。


 


那些钱第二天就被撕成碎片洒在他的课桌上。


 


生气的原因已经忘记了,或许是同父亲吵了架,或许是顶撞了继母,只因一时气极而踹花了韩信的跑车,那个叫韩信的男生同他的梁子算是结下。二人在第二次遇见就轰轰烈烈的打了一架。


 


自然被记了大过。


 


期末考试之前在考场座位的抽屉中发现了一张不起眼的小纸条,上面抄满公式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。只是预料之外的,赵云在年级前百的另一个考场看见了韩信,于是走进去将揣在口袋里的那张小抄塞进韩信胸前的口袋,顺手撕了他的试卷。


 


韩信只是啧了一声,目送赵云走出考场。


 


暑假期间本以为能够消停片刻,没想到又在电影院遇上韩信,他身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,赵云身边坐着貂蝉。赵云不得不承认,韩信的每一任女友都非常好看,他也有这个资本。


 


韩信的家族涉猎范围极广,不似赵家只在正经商场上做生意,他们黑白通吃,据说,只是据说,韩家在黑道的势力远远超过他们在白道上所显露的。


 


而韩信,是韩家主脉的唯一合法继承人。纨绔之名人尽皆知,赵云也没想到韩信会挤进省重点的前百名……又或许只是作弊有方罢了,他又想。


 


放映的是一部评价极高的欧美恐怖片,韩信在他面前走过时显然是笑了的,“别尿了裤子。”


 


他身旁那女生应景地笑了声,韩信走时还故意踢了一下赵云的鞋子。


 


“你、”貂蝉正想反驳什么,被赵云压住了手,摇摇头。


 


“别他妈跟着我。”从送貂蝉回家开始,到接近自己家,那人都鬼祟地跟着,赵云很是厌烦,眼见韩信笑嘻嘻地冲他走来,捏紧拳头,却被韩信轻松制住。


 


那人长得很比封面模特还好看,是真的,放进人海中都能被一眼认出的那种,带着若有若无的邪气。


 


“陪我去吃个冰淇淋。”


 


“你有病?”


 


“我女朋友减肥不肯陪我吃,而且你不是喜欢吗?”韩信似乎很自信赵云会跟上来,一家口碑很好的甜品店就在附近。


 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 


“校园论坛,十大男神榜。”韩信伸出一个手指,“那些人很会挖。”


 


他便神使鬼差地跟上去了。


 


很久之后提起这件事,韩信就笑了笑,说故事要发生总需要一些难以预料的东西助推波澜。


 


和韩信一起到了那家甜品店后赵云脸很黑——情侣半价。


 


赵云翘着脚,看那男生厚颜无耻地向脸颊泛红的店主小姐要了半价。


 


“你有病。”赵云如是评价。


 


“勤俭节约,中华美德。”韩信吃完面前最后一口冰淇淋,“啧,太甜了。”


 


到家后打开手机,qq便接到一条好友申请,那头像一看就知道是刚才那厚颜无耻的人。


 


赵云随手点了拒绝,将手机扔在沙发上。


 


“为什么拒绝我?”那是韩信第一次来赵云的班里找他,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说,导致所有同学以及尚未离开教室的老师望向二人,赵云尴尬地咳了咳,“那是我的小号,平时不上。”


 


也不算说谎吧,他基本不用qq。


 


2


“教我数学,我教你英语。”韩信甩了几本复习资料到赵云桌上,赵云瞥了韩信一眼,却没拒绝。


 


“子龙哥哥,要去看电影吗!我已经买好票了!”貂蝉走进来时,韩信正撑着桌子,下巴放在赵云头上听人讲题。


 


“我先约了,”韩信弹了弹赵云的额角,被赵云拍下去。


 


“几点的?”赵云问。


 


韩信不悦,敲了敲桌子,“诚实守信,中华美德!”


 


“你不是讨厌子龙哥哥吗?”貂蝉皱了秀眉,“还有半小时开场。”


 


赵云看了桌上堆着的一叠卷子,叹了口气,“确实是他先约了我。”


 


“可我也能帮你补英语!”貂蝉自然看见桌子上堆着的英语资料。


 


“你是在和每次的英语年级第一说话,小妹妹。”韩信带着胜利的笑容,“see you.”


 


“你女朋友不行,脾气那么差。”韩信假做叹息状摇头,貂蝉把电影票揉烂扔在地上的画面历历在目。


 


“那是你说话太贱了,能气死人。”赵云握了拳狠狠砸在韩信撑在桌子的手背上,韩信痛呼一声,推了赵云一下,“他妈的找打吧?”


 


“离我远点,热死了。”赵云没好气道。


 


“生气了?我破坏了你和你女朋友的约会?”韩信笑嘻嘻地又坐回到赵云对面的位置上,托着下巴看着赵云。


 


“送你回家。”解决完一桌子的作业,天色已晚,赵云正想打电话让司机来接,手机被韩信按住,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。


 


“你才十七岁,怎么会让你开车?”


 


“动动你可怜的脑子,这种事情不是动用点权财就能解决的吗?”韩信将赵云的书包扔到车后座上。


 


“你的中华美德呢?”


 


“夜色真迷人是吧~”韩信打开了车窗,佯装看星星。


 


一路无言,行至赵云住处。


 


“晚安。”月光下,清辉碎了一地,洒了二人一身。韩信将赵云鬓角的发夹到耳后。那晕华把韩信的脸描摹得细致,赵云撞进韩信的眼中,微微垂眸。


 


“晚安。”


 


3


赵云不记得韩信是从什么时候起喊他宝贝了,或许是他喊韩信傻狗开始。


 


雨下得很大。


 


手机震动了一下,赵云点开,果然是韩信的消息。


 


“宝贝救命,被困体育馆,下节是数学课!”


 


他不信韩信那群小跟班没一个能给他送伞,再不成不是还有那些女的?赵云将书丢在一边,烦躁地看着窗外雨点击打在玻璃上,缓缓滑下……


 


事实证明伞根本不可能阻挡那么大的雨,尤其是两个一米八几的高个挤在一把伞下的时候。赵云几乎是黑着脸和韩信一起浑身湿透走进更衣室的。


 


“我故意的。”韩信道。赵云刚要用伞去捅韩信,那伞被韩信一下抽掉扔在地上,“谁让你不听我解释。”


 


“有什么好解释?”


 


“那你有什么好生气?”


 


韩信逼近了赵云,“宝贝,你算算我几个月没找女朋友了?”


 


赵云蹙着眉,将湿衣服甩到韩信头上,快速套上新校服,“管我什么事?”


 


“明人不说暗话,宝贝,你没看出来我在追你?”韩信的拳头重重砸在铁质的储物柜上,赵云直迎上那人侵略性的目光,“不可能。”


 


他说,“我们不可能。”


 


“你不信我?”


 


“不信,无论哪方面。”赵云抬手将韩信湿淋淋的刘海拨到一边,“一时新鲜,觉得这样很好玩?你想过以后吗?貂蝉是我的结婚对象,很早以前我们父母就定好的,我们两家利益关系很紧密,不能出差错。”


 


韩信深深地看了赵云一眼,眼神让赵云难以明了。


 


最终不欢而散。


 


雨下了很久,仍是韩信把赵云接回家。


 


“你和韩家大少走得很近?”那跑车全城也只有韩家有那么一辆,赵父问这话时也不知是喜是忧。


 


或许抓住这个机会,能够帮助赵家打通在国内发展的许多障碍——但沾上韩家这个复杂而庞大的利益体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
 


“普通朋友而已。”赵云将自己锁进房间。


 


第二天韩信便又在赵宅外等着和赵云一同去上学。高三是个令人生不如死的阶段,剥夺了他在周六睡懒觉的权利。赵云睡意惺忪地瘫到韩信的副驾座上,顺手将早餐递给韩信。


 


“高考完有什么安排吗?毕业旅行之类的。”


 


“我爸已经给我安排好了提前到美国学习,到时候貂蝉会一起。”赵云淡淡说。


 


“能他妈的别提那个女的吗?”韩信此刻真是想方向盘一打直接撞到路灯上,“不想去看看莱茵河?我们可以来个欧洲十日游。”他记得赵云几百年没发过动态的qq空间上曾转发过一条莱茵河的影像集。


 


“听起来不错。”赵云闭着眼睛撕咬面包。


 


“还有琉森湖,很漂亮,巧克力博物馆你肯定喜欢。”赵云喜欢甜食。


 


“我们不可能的。”赵云靠在真皮椅背上,转头倦怠地看着韩信,“如果做朋友,可以很久。”


 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韩信说,“我就问你喜欢我吗?貂蝉把我被那个女的缠着的照片拍给你的时候,你敢说你没生气?”


 


“我需要一个正常的生活,不是因为喜欢就不顾一切的。”


 


韩信突然笑了,他不喜欢,太过于胸有成竹,他感觉到被看穿,毫无保留。


 


幸好韩信没再说什么,到了学校,韩信去停车,赵云站在校门口,遇见貂蝉。


 


他可以和貂蝉接吻,故意让韩信看见,或者牵着貂蝉的手,告诉韩信他们先走了。但赵云不想,弄得他像个傻子。


 


他便像个傻子一样,站在原地,等韩信上前来,揉揉他的头发,朝貂蝉打招呼。貂蝉知道她和赵云的事情不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,着关系到两个利益体,即使怀疑赵云和韩信有什么,先提出分手的也决不能是她。


 


赵云在恋爱上是个绅士,但对于她,只是习惯和赵云在一起,习惯以未婚妻的身份自居而已,喜欢是肯定有的,但没至于因为莫须有的怀疑而撒泼。


 


貂蝉笑了笑,牵起了赵云的手,“我爸妈喊你下午来我家做客,顺便谈谈出国的事情。”


 


赵云点点头,不动声色地朝貂蝉那边挪了一步,韩信眼光暗了暗,也只单肩背着包朝前走着。


 


两个男人,掀不起什么风浪,最后要和赵云结婚的也只能是她。


 


4


韩信没什么不好的,虽然性格高傲,脾气暴躁,自以为是,还喜欢把他骗出去却屁事都没有。


 


赵云的母亲很早离世,他也从不喊继母叫妈妈。父亲给他的教育都是按照家族产业继承人的标准来,家族利益就是一切,和貂蝉的婚约也是维护利益的一部分。他一向感情迟钝,对于女友的认识,也不过是要结婚的对象而已。


 


但他还是看出了韩信在追他,他便乐在其中,如果他说韩信是图一时新鲜,那他未必不是,到头来是一场游戏罢了。


 


赵云心不在焉地听着课,又打开手机,刚点赞了几条韩信的说说,韩信就立刻发来了消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傻狗


-不好好上课点赞我,是不是暗恋我


 


朝露有信


-暗不暗恋你我不知道,我知道你自恋[微笑]


 


傻狗


-别说了,你看你网名,我懂


 


朝露有信


-你可自恋吧你,我以前就是这个网名,三年没换


 


傻狗


-所以我们居然还有前世情缘???[doge]


 


朝露有信


-滚吧,上你的课


-我们第三节课换成体育课了


 


傻狗


-宝贝想我了?想见我就直说[坏笑]


-我去你们班的场子找你


 


朝露有信


-嗯,我先上课


——————


于是不知怎么的,第二节课变得格外漫长。


 


当韩信满头大汗跑过来时,赵云正假装入神地背单词,他抬头扫了一眼韩信,道,“你汗味好大。”


 


“废话,大太阳的刚跑完步就过来,难不成我还能是香的?”韩信一屁股坐在赵云旁边,“怎么,喊我过来就为了让我看你背单词?”


 


“我有喊你过来吗?明明是某傻狗自己要跑过来。”赵云扭过头去,韩信分明看到他是笑了的。


 


“我最近跟我同桌学了个新词你知道啥吗?别扭受。”韩信说着压到赵云身上去,赵云顿时炸了起来,骂道,“操你妈全身是汗还敢碰我!”


 


“你这种情况叫炸毛受。”韩信厚着脸皮又蹭了蹭,赵云完全败下阵来。


 


在遇到韩信之前,赵云的恋爱观是完全空白的,自然会自己跑去百度了一下什么是“男同性恋”,而后是脸红心跳地关了电脑。


 


韩信将热气喷在他光洁的脖颈上,“有人在拍照。”


 


赵云翻了个白眼,之前他们不对付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因为打架记过的事情,次次考试都稳居龙虎榜的二人在校会上被抓到主席台下晾了半小时,在这之后学校某群体就开始了同人文化热潮。


 


如今两个人这样的关系,更是点燃了某些人八卦热情。


 


赵云叹了口气,道,“别这样……”


 


“你喜欢我,对吗?”韩信笃定道,“没关系,就这样,我不急。”


 


莫名的,赵云开始对韩信这句话产生了隐隐的期待之感。


 


他们之间到底会发生些什么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次写信云,诸多不足请多指教


本来打算be的但媳妇表示想吃糖那我就糖吧


嗯,我是清水博主,请问有人想看车吗

关于嘉瑞嘉的一些看法

纪北卿:

占tag致歉。


嘉德罗斯和格瑞其实很像,有实力,有使命,有着自己的骄傲和逆鳞。
若说一个很老很老的比喻的话,那么嘉德罗斯确实是太阳,格瑞为汪洋。
太阳不可能蒸发尽海洋,海洋也不可能扑灭太阳。
嘉德罗斯是人造人,很多都不是受自己控制的,参加大赛,赢得比赛,是他所该肩负的。当然也不知道赢了的他,会不会真正地拥有自己,或者说,这样强大而狂妄到绝不委身于别人的他,会不会得到赢的资格。
而格瑞的身世,虽然并没有透露完全,但是还是很容易知道关于他的家族与仇敌,大赛是他的必经之路,他也只有赢,或者死这两个选择,而属于他的骄傲冷漠,也绝不允许他屈服或是放弃。这样的他,注定了不会为自己的男男(不)儿女私情妥协。他只能挥动他的刀,一路麻木地斩下去。
所以啊,这两人注定是刀(bu)不可能在那样的背景下在一起,当然,我们的主角大队是无敌的。
嘉德罗斯,格瑞,都是不会顺从自己的感情的。他们的情,永远没在那耀眼到不可靠近的火球中心,与深邃到不可触及的冰冷海底。他们的结局,亦只是可望而不可即。
再或许,这也是吃这对cp的我们,对于那种纯粹的感情的一种向往。由“打架”而起,同样由“打架”结束。那种不会表达出来的,只属于他们的默契,也是真的极为不易。
也正是因为不会,不能说出来,两人之间的感情,才能那么的诱人且干净了吧。小心翼翼地想要靠近,小心翼翼地远离。不由自主地随波浮沉,是他们不得不接受的结局。
他们是敌对的。或者说,这场大赛中的所有人,都是相互敌对的。队友,亲戚,朝夕相处的爱人,无一人例外。这也是两人间的难能可贵之处了,或许他们,不到最后一刻,是不会下死手的吧。
自然,以他们两人看来,对于对方的情,与对方对自己的情,也可能会很久才知晓(双向暗恋真好!),或许,已经就是最后一刻了吧。
嘉德罗斯和格瑞这对,其实和很多都不同,这也与设定有关。但是当然,不论是来之不易的情,还是不知道可不可能的happy ending,都很能触动我的心。
这个世界其实与凹凸世界有许多相似之处,弱肉强食是每个地方永远的规律,同样的真实,同样的残忍。尔虞我诈处处存在,嘉与瑞两人虽打打闹闹,每次都说要一决胜负,却从未真正起过杀心。
其实他们真的很好,他们的感情也更是让人心动。羡慕,感伤,遗憾,慨叹,每一个情节都透着种种牵绊。或许他们很不忍,却无奈这个世界对他们本就不公。来参加大赛的人,多多少少都有着自己的故事,心中即便有着最原初而纯真的善,也迫于黑暗,被层层埋葬。
凹凸是个很好的作品,每一幕都有自己的作用,更深一层去品,就会细思极恐(bushi)发现这个世界的最终含义。


以上是我(带着厚厚的cp滤镜)的个人看法。
最后,嘉瑞嘉真好!
他们俩真可爱!
吹爆他们两个小天使!
嘉瑞嘉的刀真棒!(滚吧你)


壮哉我大凹凸!×3
(重要的事说三遍!)